Menu

被敲诈300万元红日药业把这笔“封口费”计入了什么科目?

0 Comments

近日,一份事关A股上市公司红日药业300026股吧)(300026.SZ)的“杜兵敲诈勒索二审刑事裁定书”火遍财经界。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,该刑事裁定书重要内容如下:

“红日药业于2015年1月9日将人民币30万元存入其员工王某的银行账户,同年5月13日转账人民币270万元至王某账户。郑某使用王某个人银行账户内的资金,花费约300万元购买了2101.209个比特币并将其中的2099.7个比特币转入杜兵提供的纸钱包地址内。”

一时间,关心涉嫌受贿的上市公司数量者有之,关心红日药业自身经营情况者亦有之。但作为关心上市公司财务的投资者,我们不禁要寻求这样一个问题的答案,即:红日药业将共计约300万元的封口费计入了财务报表中的什么科目呢?

理论上来讲,如果红日药业把300万元存入员工王某的银行账户中,那么在资产负债表中比较合适的一个科目为其他应收款。因为300万元相对于上市公司体量而言还不是非常大的数目,可计为员工借款并长期挂账,或者在合适的时机以坏账等形式核销掉。

假如红日药业采取这种方式,那么按照裁定书所示的时间,即上市公司的两次转账分别发生于2015年1月和5月,红日药业2015年中报的应收账款项应该有显示。

根据上市公司2015年半年报,红日药业截至到2015年6月30日的其他应收款金额为3792万元,较2015年一季度环比增加1997万元,企业内部培训有而往年任何一个季度的数据均不超过2153万元。企业内部培训有

从组成来看,其他应收款包括备用金、保证金、押金、单位往来款等多项,其中,仅备用金、单位往来款超过300万元,分别为2163万元、1532万元。显然,这个所谓的“单位往来款”应该与员工王某无关。

另据红日药业2015年中报显示:经营活动现金流量表中的“支付的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”一项中,职工备用金为2195万元。因此,我们推测其他应收款中所谓的“备用金”应该是“职工备用金”。

我们发现,没有一个其他应收款方是符合条件的。不过当期母公司报表中,我们看到备用金最高者名为“王未沫”,此人会不会是职工王某呢?

另外,除“王未沫”以外,中和明略统计红日药业全部年报、半年报后发现,曾列入上市公司(合并报表或母公司报表)前五大其他应收款方的王姓人员还有:王品卿、王晶、企业内部培训有王静、王萍、王建华等5人。

我们认为,假如上市公司将款项打给某王姓员工,以上几人的可能性较大。不过以2015年中报所披露的前五大金额来看,其他应收款这一项可能要PASS掉了。

假如不是其他应收款,那么红日药业资产负债表中还有一项“预付款”也可以是该笔300万元的短暂去处,但这样就有可能影响到上市公司当期或未来的损益情况。

根据公开资料,上市公司2014年、2015年一季报、2015年中报的预付款分别为2674万元、3067万元、4979万元。不过在2015年半年报中,红日药业并未披露前五名预付款方的详细情况。

2017年半年报显示,企业内部培训有2至3年预付款金额为189万元。这说明300万元封口费要么并不在预付款中,要么已被转移至其他科目或者计入了营业总成本。而如果该笔费用计入上市公司营业总成本,那么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是最有可能的去处。

在观察红日药业销售费用时,我们发现,自2012年起,销售费用有一个科目为“市场调研费”,且该部分费用在销售费用中贡献不容忽视。以下是相关数据:

一般而言,药企上市公司销售费用中会有学术推广费,这在如今已不算稀奇事。不过,红日药业的销售费用却是既有学术推广费,又有市场调研费。红日药业并没有在年报中详细披露这个调研费的详细情况,该事项值得投资人格外。

写到文章最后,红日药业究竟把封口费计入什么科目,恐怕只有上市公司自己心里清楚了。如果红日药业不能给出令人信服的解释,成熟投资者应远离它。

标签: